2014.6.25, 业内知名的Google I/O大会如期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Moscone中心拉开帷幕。正如同MIT是理科学子心中的天堂一样,Google大概是一切程序员所向往的归宿。而谷歌举办的每年一次的I/O大会都因为它的高技术含量让人趋之若鹜。大家所耳熟能详的Chrome浏览器,Android,Google Glass等等都是在往年的I/O大会上所展出的。

 

 

今年的I/O大会同往常一样举办,在大家同样翘首盼望出现一些让人惊喜的产品的时候,却发生了一个让人觉得意外地小插曲。


在演讲进行得如火如荼的时候,I/O大会闯入了两位抗议者,给在圣光笼罩下的大会笼上了层层阴霾。在Android部门的负责人Dave Burke正在介绍产品的时候,Tirado忽然走到舞台前并举起一件写着“请有良知,停止Jack Halprin的作为”的T恤。

Halprin是Google法务团的一员。据了解可能是因为前些日子Halprin利用加州的“Ellis Act Evictions”法案将“不利于商业发展目的”的租客驱逐出建筑物。而被驱逐的数位租客中包括了许多低收入的教师。Tirado同为低收入人群,也是靠着好心人的捐赠才得到了一张价格不菲的I/O大会门票。

在这只有,诸多的抗议者组织起来,希望谷歌能够解除驱逐令。小编从来都不是一个八卦的人,但是八卦起来不是人。我们不妨仔细看看这件事情。

 

 

不管驱逐事件是真是假,也不论驱逐事件是代表着整个谷歌的态度,还是Halprin的个人态度,这件事情的发生就代表着以谷歌为代表的高科技行业和社会底层人民之间的利益冲突和矛盾。美国物价比之国内高出太多,旧金山的平均房租大概在3200美金左右。而谷歌利用法案将那些“与商业目的不符合”的民众驱逐出原来的住所。

众所周知,律师在美国和医生一样,属于行业的顶尖,是绝对的精英阶层。谷歌,代表着高科技的精英阶层,用另一套绝对精英阶层的知识来驱逐普通民众,至少在键人看来是略失妥当的。乔布斯临终前说自己曾一度被金钱迷花了眼,一心想着赚钱而没有顾及到自身精神的修养而后悔莫及。以此观来,是不是可以说谷歌也多多少少带着一点金钱压倒人情的味道在里面呢?

今天可以是低收入人群,明天就可能是程序员,后天就可能同样是精英阶层。小编知道这样的推论很武断,但是也不乏可能。谷歌站在时代的浪潮之巅,一六神一步走错,就会跌的粉身碎骨。历史上无数的例子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不论是中国古代诸国的盛盛衰衰兴兴亡亡,还是近代互联网企业的起起落落生生灭灭。

小编很想知道,如果真的有一天谷歌的unfriendly从低收入人延生到普通民众,延伸到程序员,甚至衍生到精英阶层。那么谷歌还会不会像MIT一样,仍然是诸君心中的天堂呢?

 

 

而另一方面,在Google门前“占据谷歌”抗议集会活动风风火火开展。

近期在旧金山很多公共场所近期会发现很多抗议涂鸦,尽管Google已经提出对抗议活动造成的损失埋单,尽管抗议活动并不针对Google一家公司,但是仍然没有办法平息市民们的愤怒。

这次“占据谷歌”的抗议集会主要是针对互联网自由和网络中立展开的。

示威者们指出,早在2012年谷歌层创建一份请愿书,内容是反对禁止网络盗版法案(SOPA)和保护知识产权法案(PIPA)的,总共收集到约700万人签名,最终让法案流产。

 

大量的民众聚集在Google的办公大楼门前,帐篷、标语、衬衫、横幅,各种装备。

尽管诸多天真的民众期待Google能够发挥自己强大的影响力来大力倡导网络中立和保护网络自由,但是Google最终还是打了911来处理这件事。

 

面对大量的抗议,Google的态度很呵呵。根据一个抗议者的twitter状态表述,Google公司强调抗议民众影响到了公司的安保,并威胁抗议民众让他们撤走。显然双方谈判与否都不会妥协。

最终通过警方的介入,大约有10人被捕。

 

 

如今的抗议活动已经烟消云散。

民众的撤离留下了一堆twitter用户对Google的奚落。“Can't we just arrest them and go home?” "...Well, okay."

风起云涌,倚文而泣,不知所言。//silic.wiki